国民级零食——瓜子

avatar 2019年8月1日00:02:01来源:全历史 评论 2,992

北宋:瓜子在史料中首次亮相

在大部分现代人眼中,瓜子仿佛天经地义就是葵花子,甚至还产生了这样一种错觉:自开天辟地以来,它就是我们中国人的零食,而向日葵就是我们中国的作物。在一些古装大片里,常能见到三五成群的磕瓜子群众。然而……醒醒吧,无论剧情设定在什么朝代,他们手里的葵花子都是穿越的!

因为向日葵这种作物,唐朝人没见过,宋朝人没见过,元朝人没见过,明朝人若是生得早些,那也见不着。向日葵原产于美洲,明朝晚期才从欧洲引过来,而且还是作为一种观赏性植物存在,至于我们的吃货祖宗是怎么想到对向日葵下手的,那就是更晚的事了。

在当时,葵花子吃不上,同时期传入中国的南瓜自然也就别指望了。加上传统的冬瓜子太小不好磕,而丝瓜子又味苦不好吃,本着不浪费的原则,通通入药了事。

但是据北宋初年成书的《太平寰宇记》记载,在当时的幽州,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北京、天津北部一带,确实有一种叫作“瓜子”的土产存在。这个瓜子,就来自于当时水果界的当红炸子鸡——西瓜。

国民级零食——瓜子

图解古人是如何炒制瓜子的

关于西瓜何时进入中原,史学界众说纷纭。相传,宋朝出使金国的使臣,就从当地带回了一些西瓜,随后西瓜就在中原风靡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不过,吃瓜爽是爽,就是这瓜籽也太碍事了。为了方便吃瓜,人们就把西瓜籽先挖出来,随便丢进锅里炒了炒,没想到——嗯……真香!

从此,西瓜子就在瓜子界称霸近千年。那时,在江浙一带率先兴起磕西瓜子之风,还广泛流传着一首《岁时歌》:“正月嗑瓜子,二月放鹞子,三月种地下秧子,四月上坟烧锭子……”

明朝:瓜子出现花式吃法

虽说嗑瓜子最早起源于宋朝,但真正成为一种日常消遣,还是在明朝以后。

所谓“文学源于生活”,在明朝市井生活实录——《金瓶梅》中,瓜子的出场率可不低,家长里短、勾心斗角,都在咔咔咔的嗑瓜子声中徐徐展开……

国民级零食——瓜子

嗑瓜子也不忘卖弄风情的潘金莲,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潘金莲一出场就是站在门帘下磕瓜子,故意露出自己的一对小金莲,引得一群男人整日在她门前聚集。她的瓜子,用来等待,用来打发时间,也用来和西门庆打情骂俏;而书中的其他女性,譬如郑爱月、宋慧莲,也将自己的情话、嚣张全都体现在一颗小小的瓜子上。

正因为人人都爱吃,瓜子还成了送礼的上品。贲四嫂与西门庆偷情,事后又害怕被西门庆的老婆们知道难为自己。这时,西门庆的贴身小厮就给她出主意,让她送一盒瓜子给她们,当做赔礼,消灾解难。

除了简单地磕之外,瓜子的各大花式吃法也纷纷被解锁。

梅桂泼卤瓜仁茶、瓜仁栗丝盐笋芝麻玫瑰茶,还有名字长到怀疑人生的——芝麻盐笋栗系瓜仁核桃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

这样看来,现在一些搞噱头的网红奶茶也不过如此。而且,这些各式各样的茶饮还都只是搭配瓜子的基本款,其中最奇葩的当属瓜仁拌饭。

放到今天,要问人拌饭的最佳拍档是啥,说什么也不会有人想到用瓜子。偏偏,明朝人就有这样的巧思。

西门庆设宴招待安郎中时,就给他准备了:鸡蹄、鹅鸭、鲜鱼、羊头、肚肺、血脏、鲊汤等一系列珍贵肉食。听起来还挺正常的,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碗里盛的米饭,却是用沙糖、榛松、瓜仁拌的。

呃,古人的口味还挺讲究层次的……

清朝:壕出天际的金瓜子

清朝人可谓把瓜子磕出了新高度!在清中后期,瓜子是商业中的重头,仅锦州的海口税务,瓜子所占的份额就极高,可以说是独自撑起了朝廷税收的一片天。

为了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在西瓜丰收的时节,中国瓜农甚至在路边免费提供西瓜。是的,你没有听错,到清朝还能免费吃瓜。只要你把瓜子留下,给瓜农拿去炒西瓜子出售即可。

不过,那时街上的炒瓜子都是一个味,上哪家买都差不多,吃久了难免腻味。一些脑袋灵光的商家发现了这个商机,为了提高自己瓜子的销量,还自主创新研发了檀香瓜子、酱油瓜子、奶油瓜子……这些口味瓜子有多受欢迎?几乎一上市就被哄抢一空,去晚了排长队都买不到。

国民级零食——瓜子

老北京沿途叫卖瓜子的小贩

来华的法国传教士古伯察都忍不住吐槽:“我觉得自己像来到了一个啮齿动物王国,这里的很多中国人,他们降生到人间似乎只是为了来嗑瓜子的。”

不过,民间的瓜子花样再多,还是不如皇帝会玩。他命人将金子打造成瓜子的模样,制成了“壕”无人性的金瓜子,摇身一变成为一种高大上的赏赐。清朝皇帝的口袋里经常揣着满满的金瓜子,方便携带不说,高兴了还能马上抓一把赏人。

国民级零食——瓜子

貌似和影视剧里的金瓜子不太一样啊……

《甄嬛传》中,沈眉庄就曾随手抓起一把金瓜子想赏赐给御前太监苏培盛,苏培盛连退三步直呼“不敢当”。仔细想想,作为皇帝跟前的红人,苏培盛什么没见过?连他都惊呼,可见这金瓜子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赏赐啊。

在当时,金瓜子只有皇宫贵族们才有权力使用,别的人,若是没个拿得出手的功劳,根本不可能得到。虽然金瓜子本身和市面上流通的金馃子比起来并不算特别值钱,但因为是皇家御用的,其中的含义就大不一样了。

所以千万别小看皇帝赏你的一把金瓜子,那在当时可是莫大的荣耀。很多大臣都以得到金瓜子为荣,得到越多的金瓜子,就证明越得到皇帝的宠信。据说康雍两朝老臣张廷玉,是整个清朝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他得到的金瓜子足足有一罐多,可见他在皇帝心中的分量。

民国:把瓜子吃出优雅style

瓜子虽然好吃,但一旦嗑起来“格、呸、格、呸”,弄得一地瓜子壳不说,唾沫星子还满天飞,一点也不优雅。嘴馋又想保持风度,怎么办呢?瓜子钳就应运而生了。

国民级零食——瓜子

有了瓜子钳,再也不用担心磕坏牙齿了

瓜子钳与蟹八件一样,都是吃货苏州人民创造出来,为了方便吃美食的小工具。这个精致小巧的瓜子钳,大多用黄铜制作而成。瓜子钳形状如剪刀,两侧还各有半月形缺口两三个,适合大小不等的瓜子放入。将瓜子放进孔中,稍微用点力就夹开了。

瓜子这种东西,一旦磕上就停不下来,这种魔性的魅力,直接圈了一大票粉丝。萧红眼中的鲁迅先生,就是一位瓜子不离手的资深粉。别人一杯红酒配电影,鲁迅一根香烟配瓜子,也是妙哉。

不止鲁迅对瓜子痴狂,林语堂也将嗑瓜子列为人生的一大乐趣,用他自己的话说:“吃瓜子,用牙齿咬开瓜子壳之乐和吃瓜子肉之乐实各居其半”(《茶与交友》)。

更夸张的是国学大师黄侃!在暨南大学上课时,他还向自己的学生疯狂安利瓜子,表示耳边没点嗑瓜子的声音,这堂课就算你们听得有意思,我上着也没意思。

然而,在一群为瓜子神魂颠倒的文人中,偏偏出了丰子恺这么个异类。

国民级零食——瓜子

嘴上说不嗑,身体却很诚实的丰子恺

丰子恺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嗑瓜子,为此,他还在《吃瓜子》一文中,专门把嗑瓜子这件事揪出来大书特书,还暗戳戳地批判了一通国民的劣根性。

在他眼中,国人惟有在吃瓜子这项技术上最进步、最发达,甚至连小孩子也会咬瓜子这项极具中国特色的绝技。最后,他还揶揄道:“发明吃瓜子的人,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

不过,丰子恺虽然嘴上把瓜子批判得一无是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吃瓜子,谁知看见桌上的一盘瓜子,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催促他伸出手去。最终,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从盘中抓了一大把。

估计丰老讨厌瓜子的原因,其实是不会磕,他说他时常用力过猛,“格”的一声将瓜子咬成无数碎块。这样吃起来麻烦不说,那些碎块包裹着壳,根本就不好吃啊!真想给丰老强势安利一波瓜子钳……

当代:不来点瓜子,话题都不知道如何开始

说起嗑瓜子,我们现代人可不输古人,无论是精英阶层,还是寻常百姓,全民都像中了瓜子的毒。瓜子脸不敢保证人人都有,但是在中国,几乎每个吃瓜子群众都有两颗“瓜子牙”。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中国人磕瓜子就算是进入了鼎盛时代,只要有人停留的地方,地上就一定会留下一地瓜子壳。所以电影院、公园等公共场合,不得不在醒目位置提示人们禁止携带零(gua)食(zi)。

这些年来,瓜子也没有多少正能量。工作人员嗑瓜子消极怠工的现象层出不穷,导致好多人连带着对瓜子的印象也不好了。瓜子招谁惹谁了?心疼瓜子一秒钟。

但是,瓜子的诱惑,岂是凡人能够抵挡的?讲真,要不是瓜子吃起来噼里啪啦动静不小,哪还轮得上爆米花成为影院畅销零食的第一名!

而且瓜子还有消除一切严肃东西的神奇魔力,无论处在多么尴尬陌生的环境中,一盘瓜子就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嗑瓜子就想聊八卦,这两样东西简直标配有木有!不来两斤瓜子,大家的话匣子都不知道怎么打得开……

其实,无论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代贵族,还是现代社会中的普通人,那些最简单随意,看似无聊的嗑瓜子唠家常时光,才是最让人怀念的。从儿时夏天祖母在庭院里嗑瓜子乘凉赏月,到暑假围着那时家里最珍贵的电视机追剧嗑瓜子,再到工作后在紧张的压力夹缝中,与三两老友啤酒瓜子加小龙虾……

嗑嗑瓜子,聊聊天,这才是人生啊。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